上海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上海同志 门户 生活 上海同志生活 查看内容

香港男性性工作者(MB)生态记录

2014-5-9 10:4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700| 评论: 0

摘要:   在香港,除了为人所熟知的“一楼一凤”,还有一千多名男性在从事性工作。在尔虞我诈的**易市场,他们不仅要面对老鸨、强势消费者,还要面对自己。   在香港旺角一家小书店里,一个蓄着小山羊胡,穿着白袜子的 ...


  在香港,除了为人所熟知的“一楼一凤”,还有一千多名男性在从事性工作。在尔虞我诈的**易市场,他们不仅要面对老鸨、强势消费者,还要面对自己。

  在香港旺角一家小书店里,一个蓄着小山羊胡,穿着白袜子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一*坐在椅子上,跷着二郎腿,摇起油纸扇驱暑。

  不到十分钟,20平方米大的空间挤进了二十多名这样的男子,他们都是来参加一本新书发布会。发布会的主角之一是汪明(化名),在香港,他被称为“哥哥仔”,一名男性性工作者

  “大部分卖淫者都渴望爱情,但却得不到爱情。”25岁的汪明来自内地,他因交不出一万元人民币的大学学费,两年前加入了卖淫的行列,开始往来于内地和香港,为男性提供性服务。

  有一次汪明在香港接客的时候,被一名中年男子拿走电话并控制行动,他向关注男性性工作者权益的香港社会组织团体—“午夜蓝”求助,才顺利脱身。

  据“午夜蓝”估计,2010年香港约有一千多名本地的男性性工作者,主要服务于男性顾客,年龄介于20到30岁之间,每星期大约还有200位内地“哥哥仔”到香港接客做生意。

  从“师巫”到“哥哥仔”

  在现代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中,对男性出卖肉体极为鄙视,认为男性性工作者是污辱并出卖了男性的地位与自尊。香港的“午夜蓝”除了打破世俗观念,为男性性工作者提供紧急救援服务之外,也着手记录“哥哥仔”们的历史与现在。

  “宋朝是男性性工作者出现在文字记载中最早、也最繁盛的年代。当时陶谷在《清异录》中记载:四方指南海为烟月作坊,以言风俗尚淫,金京所鬻色户,将乃万计,至于男子举体自贷,进退怡然,遂成蜂巢,又不只风月作坊也。”“午夜蓝”强调,《清异录》书中提及的“蜂巢”,首次点出了中国历史上“男妓院”的存在。当时在北宋的京师汴京,有数以万计的男妓靠出卖色相赚取钱财。

  “午夜蓝”指出,到了南宋时期,男性性工作者大多身穿女装并施以脂粉,彼此之间以女性身份交往,当时带头的被称为“师巫”、“行头”。虽然宋徽宗时曾下令立法禁止男娼,但到了明朝和清朝,男妓却依然兴盛。清朝梨园以卖淫为副业的“优伶”,甚至进驻了北京着名的“八大胡同”。

  “1990年后,随着改革开放,中国城市繁荣兴盛,以服务男性或跨性别人士为主的性产业也应运而生,出现了各种会所、休闲中心、夜总会。”尽管如此,令“午夜蓝”感叹的是,从宋代的“师巫”、清朝梨园的“男优伶”、中国内地的“MB”(MoneyBoy),到香港的“哥哥仔”,跨越了上千年,男性性工作者以不同面貌出现,但是在近代历史上却没有详细的记载,甚为可惜。

  “从古至今,无论多么高压的法令,都无法消除人们心底的欲望,人性自然的需求。”“午夜蓝”强调,在图书馆可以轻易地找到关于十大名妓的故事,但却很难找到一本关于男妓的典籍。正因为如此,“午夜蓝”除了派发安全套、倡导艾滋防治工作外,还花了两年的时间,搜集八位内地“哥哥仔”的故事,出版成《性路无疆》一书。
 

1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无标题文档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同志会所  

GMT+8, 2020-6-2 09:29 , Processed in 0.054927 second(s), 20 queries .

上海同志夜色上海!

© 2012-2014 同志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