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上海同志 门户 小说 上海同志小说 查看内容

对不起,我不是GAY

2016-4-15 07:0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418| 评论: 0

摘要: 我轻轻走到他的身后,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从容的回过头来,却什么也没看到,他当然看不到我,因为只有我可以看到他,他回过头去,继续烧着他手中的纸钱,他的正前方,是我的墓,今天不是清明,而是我的忌日,一周年, ...

我轻轻走到他的身后,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从容的回过头来,却什么也没看到,他当然看不到我,因为只有我可以看到他,他回过头去,继续烧着他手中的纸钱,他的正前方,是我的墓,今天不是清明,而是我的忌日,一周年,很欣慰,他来了,也只有他来,不过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鱼,对不起,哥哥平时忙,很少有时间来看你,你在下面,有什么需要的,托梦给哥哥,我给你烧去……”我似乎听到他轻声的这么说着。

我微微笑了,我很想告诉他,他真是个可爱的傻瓜,这一年,我并没有走,我一直都在他身边,只是他看不到也感觉不到罢了。可是他是听不到我说话的,我轻轻扬起一阵风,告诉他我已经听到了。

他台起手,遮在了眼睛上,怕这突如其来的风,把沙子吹到眼睛里,然后他对着墓碑接着说“这一年,我总感觉你没有走,你在我身边,我也希望这样,可是我不能这么自私,你应该去投胎,下辈子做女孩吧……”

看来哥哥的感觉还不算迟钝,他能感觉到我“似乎”没有走,其实并不是我不想去投胎,只是放不下他,我也拒绝喝孟婆汤,我很想知道孟婆是海鲜味的好喝些,还是牛肉味的好喝,或者有没有姐姐说的巧克力味,只是我不想忘记他,我无法忍受记忆中没有他的痛!

我轻轻走过去,抱住他,如同声音一样,我可以听到他的,而他却听不到我的,我可以感觉到他,他却感觉不到我,他靠在我的墓碑前,根本感觉不到我在抱着他,我一定是以一个很奇怪的姿势抱着他,我抬起手,摸着他的双狭,我才发现在不只不绝中他成熟了许多,我开始吻他,当然着,他也是感觉不到的,我的手轻轻摸向他的**,他似乎感觉到什么,下面抽搐了一下,然后硬了起来,我惊叹,在这坟山上,有什么东西可以激起他的欲望吗?也许是因为我的抚摩,可是他是感觉不到的。

午后,他睡着了,看着他迷人的身躯,艳媚而可爱的脸,我入迷了,直到他微微发出梦呓,打断我的思绪,静静的听着他说“鱼,对不起,你的死是我的错,我不是对G有偏见,只是我希望你能有一个正常的家,我不值得你爱,我也无法接受你的爱,对不起,毕竟我不是G……”

我竟然没发现,我流泪了,我透明的脸狭挂着两滴蓝色的泪滴,也许因为感动,也许因为好奇,我走进他的梦,我现在知道现在他梦着什么

梦里一年前的一切回来了,那天,我决定对他表白,虽然他知道我是G,可是因为羞涩,我喜欢他,却一直没有对他提起过。那一天是我的生日,18岁,我认为我长大了,我认为我可以告诉他,我喜欢他,我手里捏着我写给他的信,我很明显的感觉到,我的手心在出汗,用他专门为我配的钥匙,打开了他家的门,他一直都一个人住,可是他却不在家里,我失望的走了出来,经过车库,我隐约听到里面有声音,我开开门进去了,不错他在,可是不只他一个,还有他的女朋友,在车里尽享天伦,他婀娜的身体伴随着她的叫喊有节奏的蠕动着,看到这一切我脑里一片空白,心绞痛着,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跑出了车库,不顾一切的跑,只想离开这个讨厌的地方……

他发现了我,他也看到我流着泪跑出了车库,他匆匆穿起衣服追了出来,而他再看到我,我却已经倒在血泊中,位置是路口转角,一张奥迪A8的车轮下,无疑,我死了,那一刻,我死了,从那一刻,我只有在他身后看着他,而他却再也看不到我,那一刻没有痛,他呆呆的看着我的尸体,许久才发现我手中那个粉蓝色的信封,他跪下来,跪在我的身边,抽出我紧捏在手中,已经有些皱的信,慢慢拆开,阅读……


1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单身同志:寂寞寒冷的冬夜
北方的冬天,若没有一场雨雪,给人的感觉便似乎始终带着些浊气,离冬至日近,于是天黑
如果可以,请在心中为我留个角落
夜,又一次降临在头顶,我站在窗前静静眺望外面的世界,路,还是那条再熟悉不过的路,
地震校园故事:爱不起的爱
作者的博客我和他的认识是在512地震后的一周。他是商洛人,我是汉中人。大一的时候只
杯具:我是传说中的双性恋
说实话,虽然经常来这里,也和莮生发生关系,但我始终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同性恋,至少,
一见钟情、爱上直男
有圈子里的朋友告诉我,我们做gay已经很痛苦了,你还爱直男,更加痛苦。但是我没有办
新婚夜BF大闹新房
秋天,是丰收的季节,也是各位甜蜜的情侣选择“百年好合”的季节。这几天,大街小巷处
干净男孩:双车
空旷的原野公路上,两只自行车车轮一前一后,互相追赶。江若水的背包,背包上有字:江
那场风花雪月的往事
有时候两个人就象平行线上的两颗种子,近在咫尺,可是永远不能相逢。我有时候想他们,
乌鲁木齐维族帅哥
认识塔依尔是在一个极为偶然的机会。记得那是三月初的一个傍晚,初春的乌鲁木齐刚刚开
对不起,我不是GAY
我轻轻走到他的身后,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从容的回过头来,却什么也没看到,他当然看不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同志会所  

GMT+8, 2020-7-3 21:57 , Processed in 0.035250 second(s), 21 queries .

上海同志夜色上海!

© 2012-2014 同志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