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上海同志 门户 故事 上海同志故事 查看内容

碎落的爱情,满地的美丽

2016-4-16 05: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284| 评论: 0

摘要: 爱情是什么?秋风中垂落的树叶,天空中飘散的云朵,还是那水面一触即碎的浮萍?他跟他相识了七年的时间,这七年他为他打架砍人买早点早已是家常便饭了。他叫落一个干净明朗的少年,喜欢穿着干净的格子衬衫站在校门口 ...

爱情是什么?秋风中垂落的树叶,天空中飘散的云朵,还是那水面一触即碎的浮萍?

他跟他相识了七年的时间,这七年他为他打架砍人买早点早已是家常便饭了。他叫落一个干净明朗的少年,喜欢穿着干净的格子衬衫站在校门口等他。他叫明,却没有名字那么光明和温暖,他只不过是个混混,一个街头巷尾的混混,衣着邋遢而怪异。他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但是他们却相爱了,因为他们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长的英俊帅气,那两张脸要是摆到银幕上不知道能迷死多少少男少女,让多少明星自愧不如啊。

但是他们一对GAY,虽然年少不懂得什么GAY,但是他们知道彼此都离不开对方。

他在校园是公认的校草,每天倒追他的女孩不知道有多少,可是他从来都是目不斜视的走过,仿佛面前就是一面平静的湖,没有半点涟漪。看见倚在校门口抽烟的他时,脸上的笑容如同三月的春风,然后跟着他一起逛夜市在路边摊上吃哪种很辣的小吃,大声的说话,喝着大杯的扎啤。喝醉了两人就躺在公园的草地上看天上的星星眨着眼,明的胳膊非常有力,落喜欢他的拥抱,躺在他的怀里死去落也觉得是种幸福。可惜这种幸福他没有得到。

落的成绩很优秀,高考的时候以全校第二可以上复旦的分数惊爆的却只填了本市一所师范大学。再父母老师同学的惊讶眼神中,他淡淡的笑了笑。母亲可不干了,在那唠叨哭泣,养育了儿子这么多年,谁不想望子成龙啊,你说一个乖乖巧巧的孩子,那么高的分数填那么一个学校,父母的可是揪心的疼啊。父亲问他怎么了,为什么会填这么个学校。他望着父亲没有说话,父亲气愤的举起颤抖的手狠狠的甩了他一耳光。他夺门而出。

夜色弥漫在这个小镇,宁静的夜晚,河水也变得那么轻柔。他两赤裸上半身在河水里游泳。 明用他那结识的臂膀一把抱住他粗暴的问他为什么这样做,落在他的怀里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整个人都瘫软下去使不出半点劲儿。明把他放在沙滩上,强劲有力的吻他。落感觉自己要融化了一样,他用力的抱着明,抚摸着他光滑结实的背感觉自己就像那河床里的水一般要融入明的身体……。落说,四年太漫长了,我不能离开你四年。明笑着拍拍他的头说,傻小子,给我回去复读,否则我灭了你。明的话语温柔中带着几分霸气,让落彻底没有反抗的余地。于是他又背起书包进入校园复读一年。

落的确是个读书的料,这年他以全市第一的好成绩考上了复旦。亲朋好友都还祝贺,父母还在市里最好的酒楼摆了庆功宴,站在那酒店高大的落地窗户边上,落看到站在马路对面靠着电线杆抽烟的明,落朝他挥手,可是被过来的车辆给挡住了,接着他又被爸妈拉过去给老师亲友们敬酒。虽然他们说只要他意思下就好了,可是人太多了,很快他就醉了躺在边上的沙发上休息。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醒来的时候父母正在送客,几桌子杯盘狼藉,看了让他想吐。他急忙跑到厕所去一阵狂呕。站起来时,他发现明站在他身后抽烟,那张英俊桀骜不驯的脸是那么让他着迷。明,我好想你。明笑着对打了个响指示意落跟他来。

霓虹四射的马路上,明用摩托车带着落飞快的驰骋着。车子快速的穿过纸醉金迷的闹市进入了一个安静的芦苇坡,晚风轻轻的吹拂着芦苇左右肆意的摇摆,这样的夜让人觉得特别的清醒,落却觉得有点像是幻觉,天空中繁星满布,他死死的抱着明的腰,生怕一松手明就消失了前方的夜色里再也找不到了。


1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同志会所  

GMT+8, 2020-6-5 11:26 , Processed in 0.045030 second(s), 21 queries .

上海同志夜色上海!

© 2012-2014 同志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