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上海同志 门户 故事 上海同志故事 查看内容

我的合租室友是个GAY

2016-4-16 05:3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643| 评论: 0

摘要: 套两室一厅的公寓,对于我一个人来说,宽敞,明亮,又有些奢侈。十三楼的高度,在旁边一栋二十多层高的大楼边,不那么显眼,却也是最顶端。在空洞喧嚣的城市里,一个人生活,很寂寞。小薏说,找个室友吧,可以热闹些 ...

套两室一厅的公寓,对于我一个人来说,宽敞,明亮,又有些奢侈。

十三楼的高度,在旁边一栋二十多层高的大楼边,不那么显眼,却也是最顶端。

在空洞喧嚣的城市里,一个人生活,很寂寞。

小薏说,找个室友吧,可以热闹些。

稍作整理,略显整洁的房间里坐着一个斯文的戴着眼镜的男孩,大三的学生,网路上偶然相识。

现在他成了我的室友,我喜欢斯文干净的男生,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一个GAY.

小石。我这样喊他,这是你的房间。我站在冬日的阳光里看着他把行李搬了进来。

他有些腼腆,高高的个子,穿着那件跟照片上一样的黑色外套。

早在网路上就听过他的故事,我抱着热茶看他一行又一行的字出现,没有太多惊讶。

只是在看到他发来的照片时,我睁大眼睛。银边的镜框,黑衣,一张灿烂的笑脸。

城市里无数的笑容中,埋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眼前的这个大男孩,是个GAY.

安婷,谢谢你的咖啡。他在我面前仍然有些尴尬,他是个GAY的事实,曾让他在我面前很无助。

曼特宁,希望你喜欢。我尽量显得自然,往后相处的日子还很长不是么。

第一天的同居生活,在恩雅轻柔的音乐里渐渐沉入黑暗。

为了让他慢慢适应,我约了小薏吃晚饭,留他一人在家。

回来时,已经很晚,我想他已经睡了,我小声地走进房间打开电脑。

看到头像的跳动,我忍不住弯起嘴角。

安婷,谢谢你,以后还请多多指教。是小石的消息,还有一张漂亮的图片,图片里是个可爱的小男孩。

洗澡,然后写日记。小薏说,你疯了么?GAY!嘘!我朝她伸出手指。

小石不单单是个GAY,他是我的朋友,而且,他信任我。

那又怎样?小薏仍不解。这很重要,你不明白被人信任的感觉。我看着小薏的大眼睛笑。

我也信任你啊。小薏似乎仍对小石是个GAY很介意。

小薏,那不同。我认真起来,他是个可怜的孩子。

去年夏天的夜晚,我在网上漫无目的,小石突然找我聊起天来。

在论坛里时,大家都一派熟识的样子,谈笑风声好像多么亲切。但事实上,关了电脑谁是谁的朋友呢?

我客气的回应他的问候,说的都是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安婷,你真幽默,连我都心动了呢。

是么。我感到自己已经无心与他继续了,又是一个无聊男子

当我刚键入BYE BYE 还来不及发出时,一行消息让我住了手。

安婷,因为我是个GAY.

我一怔,开玩笑吧?现在与人搭讪都用这么可笑的借口么?不惜颠覆自己的性向?

对不起,如果你介意,我不再说了。

我看着屏幕,我不知道这样的话有多少真实性。

许是我太久没有回复,屏幕上出现谢谢,再见的字样。

不好意思,我只是走开了一下。我看到自己这样撒谎,这说明我相信了么?不,我不知道。

小石,我愿意听你的故事。不管如何,就当是一个故事听吧。当时我这样对自己说。

小石的性格不温不火,典型的斯文男生,对人礼貌,我不敢想象他的样子,如何与一个GAY相连。

森是他的好朋友,从小到大,俨如青梅竹马,直到两人考上不同的大学才分开。

森考去了北京,并且有了女朋友。森也许永远不知道原来身边的好朋友,好兄弟,原来一直爱着他。

这样的故事注定是悲剧,爱上的对象不是GAY.这已不仅是世俗的精神折磨,更是心理上的伤痛。

小石在心里默默地爱,我想是幸福也痛苦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同志会所  

GMT+8, 2020-6-2 08:32 , Processed in 0.104292 second(s), 21 queries .

上海同志夜色上海!

© 2012-2014 同志网

返回顶部